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庶难从命_ 第九十八章 成亲(一)-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4: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云霓小说庶难从命 第九十八章 成亲(一)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九十八章成亲(一)

    淑华和赵宣桓两个人静静坐在一旁没有别的话。(牛文~网)

    淑华半天才下了决心从屋子出来,不带任何人独自向瑶华院子里去。

    瑶华躺在床上休息,忽听湘竹道:“大小姐来了。”忙支撑着坐起来。

    湘竹一路跟着淑华进屋,“二小姐还没睡,一直在等着大小姐呢”说着笑意盈盈地去搬锦杌到瑶华床边,待到淑华坐下,湘竹这才退了出去。

    瑶华看到淑华,弯起嘴唇微微一笑,“我还以为姐姐不来了,白天听说姐姐来了就一直等着,等得着急了,就让湘竹扶着我去前面看姐姐,谁知道走到了半截,就累得走不动了。”却没说被赵宣桓吓到这一节。

    淑华皱起眉头看亲切微笑的瑶华,瑶华却并没有察觉她的异样,还是热络地跟她说起话来,“姐姐身体感觉怎么样?”说着仔仔细细去看淑华,“姐姐气色看起来似乎比之前好多了。”说着伸手去拉淑华的手。

    瑶华的手冰凉,却还来关心她。

    几天没见瑶华似乎比以前瘦了不少,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盯着她看,满脸的憔悴惹人爱怜。

    淑华想了半天才拿定主意,从袖子里将香囊拿出来扔在瑶华的床上,“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瑶华看着那个被丢来的香囊有些不解,抬起头来看淑华,“大姐,这个香囊怎么了?”

    淑华冷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装神弄鬼的尼姑手里就有些香粉是专门害人的东西,你做的香囊里就有那些个东西。我听说前段时间母亲很听那个马道婆的话,差点就让马道婆在府里修家庵,这个马道婆经常到你房里去,你倒说说看,这些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瑶华顿时瞪大了眼睛,半晌才算听明白淑华的意思,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姐的意思是我做这个香囊是故意害姐姐的?”整个人像是被一下子抽走所有的气力,软在引枕上,闭上嘴紧咬着嘴唇脸上委屈至极,不再说话。

    淑华道:“我仔细想起来,我小产那段时间果然是时常去闻这香囊的,我找来人去辨别,这里面就有让人堕胎的香料。”

    瑶华提起头道:“姐姐是因为这个香料才小产的吗?”

    淑华微微一愣,她找郎中问了,虽然是有堕胎的香料在里面,却也不是主要的原因。

    瑶华嘴唇哆嗦起来,“我为什么要害姐姐?我难道不愿意看到姐姐好?难道不想陶家好?”

    淑华看了一眼瑶华,说出自己的猜测道:“说不定你是想嫁去赵家。”

    瑶华起初不敢置信,之后一脸的失望地看着姐姐,“姐姐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话来轻贱我?这些年我果然是这样阴毒?我与姐姐十几年的姐妹情竟都是假的?我不知道姐姐是这样想的。我做了什么事让姐姐这样不相信我?”说着一时急切,不停地咳嗽起来。

    瑶华单薄的身体不停地耸动,喘不过气来,淑华习惯地伸出手去拍瑶华的后背。

    瑶华道:“从小姐姐就不喜欢我,后来有了落水那一节姐姐真正对我好起来,虽然这些年姐姐一直说亏欠我,我却没这样想,反而觉得这样更好,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情分,有父母姐妹这样的情分在,我已经知足了。”说着惨然一笑,“我如今是这个样子,还能图些什么?别人也就罢了,姐姐对我还有什么想法?那我真是白活这一遭了。”

    瑶华年龄不小了却因为身上的病一直在家里,屋子里常年都有浓重的汤药味儿。

    “我用香不过是想盖住我身上的药味儿罢了,我只是怕到了外面被人嫌弃,至于姐姐……我又怎么懂?如果我懂就算死了也不肯给姐姐这种东西的。我知道这些年没少拖累家里和姐姐,姐姐不用担心,我以后……”说着眼泪留下来,“我也不会有多少时间在家里。”

    淑华皱起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谁又说了什么?”

    瑶华拿出绢子擦眼泪,“没什么,姐姐只要好好的就行了。”说着垂下手来躺在床上。

    湘竹端了药进来,眼泪也不停地往下掉。

    淑华问湘竹,“到底是怎么回事?”

    湘竹道:“小姐说了,要去嫁给那个叫顾瑛的。”说着将顾瑛的事向淑华说了一遍。

    淑华对顾瑛并不完全知道,今天听说这个顿时心里一惊。

    “家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就要将你嫁过去?我去问问母亲到底是为什么。”

    瑶华微微一笑,“我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能为家里做些事,那是最好不过,也是我的心愿,何苦去糟蹋别人,所以姐姐说我的那份心思,我是没有的,我也能用来证明,只希望姐姐不要再那样想我,我已经一无所有,只有想着祖母、母亲、姐姐才能撑下来,不然我何必受这样的罪,早些去了反而清净。”

    “我病在床上一辈子,最后落不下什么名声也就罢了,在姐姐心里再……我这辈子真的什么都没得到。”瑶华吃力地说完这些话,淑华看瑶华的样子心里顿时难过起来,之前对瑶华的怀疑和气愤顿时散去了一大半。

    “你先别说这种话,我去问问母亲。”说着起身让湘竹照顾好瑶华,从瑶华屋子里出来径直向大太太院子里去。

    淑华走了之后,瑶华起身将药喝了。

    湘竹一脸担忧地问,“小姐,你的身体这个样子,怎么办才好?”

    瑶华胸口窒闷,忍不住喘息,好半天才平复下来,冲湘竹摇摇手,“没什么。”

    湘竹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问,“小姐,那件事怎么办?”

    瑶华躺下来,轻轻道:“现在恐怕没有了转圜的余地,只有等将来再想办法……”说着看向湘竹,“只是连累你们要跟我一起受罪……万一我真的要嫁过去,我会想办法让你留在府里。”

    湘竹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小姐这是哪里的话,无论小姐去了哪里,奴婢都会一直跟着。”

    ……

    淑华进到大太太屋子里,大太太正在和陈妈妈盘算容华的嫁妆,看到淑华过来,大太太笑着招手让她坐下,“你也帮忙算算,看看这些嫁妆够不够用。”

    淑华哪里有心情看这些,却跟大太太说起瑶华的事。

    大太太叹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只盼着你八妹妹先嫁过去,这边先拖着,日后再做打算。”

    淑华皱起眉头,“母亲就看着外府生养的嫁去侯府做夫人?”看那些嫁妆竟比她那时候还多一些。“却让一个庶女捡了便宜,你的亲生女儿去为陶家牺牲,这是什么道理。”

    大太太道:“那有什么办法,侯府看中了容华。今天三老太太那边还不是用你八妹妹的事才压下来的。你以为我愿意吗?我争这些年还不是为了你们姐妹两个,事已成定局,再想别的也没有用了。”

    淑华听得大太太这话,一心觉得是瑶华吃了大亏,再听大太太说,“瑶华这孩子从小就波折,没想到婚事上也是如此,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陶家亏欠了她。”

    淑华别的话如何还能说得出口,只在大太太屋里坐了一会儿回到自己院子里。淑华考虑再三,觉得自己八成是误会了瑶华,却不知要如何向赵宣桓解释,想了又想只能日后再慢慢澄清这个误会。

    赵宣桓看淑华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淑华又被自己妹妹左右,淑华心内深处虽是有一点的善良,却都用在了愚蠢上,也懒得再和淑华提起这件事,夫妇两个一起回侯府不提。

    因有研华、秀华偷偷跑去看射箭在先,陶府对几个嫁期将近的女儿管得更严起来。但凡宴会只是匆匆尽到礼数就被送回屋子,不能和其他兄弟姐妹玩在一起,好在日子不长。

    过了年,转眼就到了研华出嫁的日子。

    大清早,大太太请了全人来给研华梳头,梳妆完毕,门口已经响起了爆竹声响,孟家上门迎娶来了。

    研华心里一紧张,顿时坐不住了,还是二太太看出些端倪,陪着研华去更衣,研华一脸尴尬,二太太路上还连连劝说,“谁都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嫁给你二叔的时候,也是叫更衣叫了几次呢。”

    研华红着脸小声问,“我现在还没准备好,会不会误了时辰?”

    二太太笑道:“哪里有这么快,新郎官还要去拜祖先、叩拜父母,还要吃腰食,有一阵子呢”

    研华心里忐忑不安,也不知道孟家到底怎么样,将来她嫁过去又会是什么情况,万一孟春之秋闱不能高中,自己不知道要盼到哪一年才能出头。

    研华心里惴惴不安,容华这边听着锦秀说前面的热闹。

    “六小姐和姑爷吃了合婚饼,现在六小姐已经上了轿,小姐听外面的声音就是迎娶新娘子的礼乐呢。”

    容华听着入了神,想到过几日就要轮到自己,到时候不知道又是如何,这样想着,心里不禁一阵慌张。

    第二日陶府派人去孟家打探,陈妈妈笑着道:“太太大喜了。孟家正大宴宾客呢,看样子没有问题,一会儿孟府就会送礼过来。”

    大太太笑着点头,“就等着明日回门了。”嫁女儿的就是要等到新婚之夜过了夫家确认新娘闺誉无损,夫家才算是承认了这个儿媳,娘家这边叫大喜也就能放下心来。

    第二天研华和孟春之回门,先去叩拜祖先,然后叩拜父母和亲戚,新郎官到前院说话,研华到花厅里与姐妹们聚在一起。

    与几位姐妹说了话,研华又去容华院子里看容华。

    容华见研华来了,急忙将她让进来坐下。

    研华穿着红色的妆花凤穿牡丹褙子,脸色红润比成亲前还要娇艳许多,笑着坐在容华身边。

    容华问道:“六姐夫呢?”

    研华笑道:“在前面和爹说话呢,我本来想听几句,说的却是我听不懂的,于是觉得没意思就过来看妹妹们。”

    香巧在旁边插嘴,“姑爷是怕奶奶听这些没意思,才让奶奶过来和小姐们说话的。”

    研华抿嘴笑起来,还特意翘起眼角去看容华。

    研华是觉得侯爷是个冷冰冰的人,不比六姐夫体贴,便说出这样的话来。

    香巧和木槿到一边去说话,嘴里也都是孟家的事。

    “姑爷家果然是孟子的后代。”

    “不比外面的官宦之家,族里也没有几个纳妾的,这样的人家很讲究这个呢。”

    句句是炫耀的意思。

    研华亲切地问容华,“都准备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忙?反正现在我也是闲着。”

    容华笑着道:“我也没什么事可做,不过有几件女红,也是消磨时间。”

    回门的媳妇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去,研华又坐了一会儿就跟着孟春之回去了孟家。

    送走了研华,木槿回去冷笑道:“听听六小姐说的话,敢情还要看我们小姐的笑话呢。句句夸自己的夫婿也不嫌脸红。”

    锦秀道:“算了,六小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到底好不好,只有她自己清楚。说着重新坐回到了容华身边,“不过孟家人确实很在意六小姐,昨天给了不少的回礼,今天六姑爷和六小姐更是一早就进了门呢,也怪不得六小姐会欢喜。”

    木槿撇撇嘴,“就算欢喜也不应该到别人面前这样说话,也就是我们小姐大度,要是别人还不顶她几句。”

    锦秀抿嘴笑了。

    三月底薛家送彩礼过来。

    都用红木漆彩的彩礼箱装了,放满了一堂屋,比起赵家聘大小姐的时候还要多。

    大太太看着这些聘礼进屋,开始脸上布满笑容,数着抬过了二十四抬,大太太的脸色渐渐尴尬,上次听薛二太太的意思,薛家大房向来比较节俭,她就猜测薛家彩礼不会多了,加上瑶华还没有出嫁,她也就没给容华准备的太多,现在看来,如果按照她之前准备的过嫁妆,定会让她失了面子。

    毕竟是长房长孙,加上薛夫人娘家得靠……她之前也没想透这一节。

    薛家足足抬了七七之数,已经算是最大的礼了。

    钱财是其次,重要的是礼节,双方嫁娶不管是男方的聘礼还是女方的嫁妆都要有个平衡,这样谁也不贪图对方的财产,这才是大户之家的做法,再说男方送来的聘礼,将来大部分要给弘哥娶妻时下聘用,这样也是向人表明,陶家的几位小姐都是正经聘出去的。

    所以薛家人送的多,大太太准备的陪嫁就要更多。更何况薛家送来的东西有几样一看就是宫中之物,定是薛老太太的面子赏下来的。

    这样算起来,要加上的嫁妆不在少数。大太太不禁皱起了眉头,昨晚老太太特意叫她过去商量容华的嫁妆,还让她将家里的账册拿了过去,若是真的要拨钱到容华这里,老太太就要发现有些银钱已经被她挪用了。

    这事一旦说破,那可怎么得了。

    薛家送了彩礼又递了知帖。

    婚期定在六月初二。

    老太太将大太太叫去商量容华的陪嫁,老太太看过单子果然觉得不够用,“府里还有多少现银,要不然支出一部分来用。”

    大太太心里一颤,稳下心神来跟老太太商议,“就算拿出银子来也是要置办物品,现在时间这样紧迫恐也买不到什么好东西,我嫁妆里有几件好东西,不如拿出来给容华添箱。”

    老太太听得这话自然高兴,慈祥地笑笑,“那当然是好了。”

    婆媳俩又说了会儿话,大太太起身去安排其他事。

    待到屋子里的人都下去,老太太收起脸上慈祥的笑容,让芮青将她嫂子叫过来问话。

    芮七家的进到屋子里,芮青便拿了锦杌让她坐下。

    老太太和芮七家的说了会儿话,这才说到正题,“府里的执事这几年都被换了一遍,里面还有没有可靠的?”

    芮七家的道:“老太太当年用的人,除了被支去了庄子上的,有几个之前就不实靠,现在时间久了更不得用了,还有些大太太提了他家的子弟,想必也没什么用了。”

    老太太点点头。

    芮七家的又问:“老太太觉得有什么不妥?”

    老太太摇摇头,“没什么,只是问问罢了。”

    芮七家的坐一会儿走了。

    芮青端了杯茶上来,“老太太怎么想?”

    老太太叹口气,“这门亲事大媳妇是不愿意的,怎么突然就要将自己的嫁妆拿出来给容华添箱?我怕是公中的账面有问题。现在家里用的这些人又都是她的,要查起来也不容易。”

    芮青想起崔执事家的,“不然有机会老太太去问问崔执事家的。”

    老太太沉思了一下,“不着急,看看再说。”

    这两天找房子累不说,孩子又病了,发烧咳嗽,更新完要下去买药。

    住在别人家里实在不方便,码字都没有自己家有感觉。

    那啥综合症。

    郁闷。200票的加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