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_ 第四一一章 扬州之夜(中)-笔趣阁

时间:2021-04-07 11:2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大苹果小说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第四一一章 扬州之夜(中)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深更半夜,加之又是寒冬之时,这样的夜里‘咚咚咚’的砸门声更是显得尤为刺耳,听上去教人产生莫名的恐慌。

    左近的大街小巷的窗户中纷纷亮起了灯盏,人们披衣下床凑在门缝窗棱处张望,一条东大街总共几十户人家,周围的街巷却有几千双惶恐的眼睛在窥伺。

    通判郭品超刚刚睡下不久,冯敬尧前几日送来的羊绒被褥又松又软,像他这样的年纪正需要这样的被褥;身为扬州府通判,郭品超倒是不缺这羊绒被的钱,不过冯敬尧这份心思倒是极为难得,美中不足的是被窝里欠缺一个浑身滑腻的小娘子。

    郭品超倒不是惧内,只是自家夫人的后台太硬,当年若不是靠着岳丈大人的举荐,他也没有今天,所以即便夫人已经皮肉松弛,摸在手上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他还是尊重夫人的意见,坚决不娶侍妾;当然了,每次一露点口风,夫人便发疯般的追着自己用掸子猛打,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此刻的郭大人正竭力忍受着夫人口中呼出的难闻的气息,夫人最近的欲望很强烈,特别是这羊绒被送来之后,总喜欢一丝不挂的钻进来,八爪鱼般的吊在自己的身上,让他无法招架;郭大人倒也有自己的办法应付,他会在脑海里竭力将这个身上一条条肥肉隆起的妇人想象成富贵楼的小茉莉和白牡丹,这样一想,他的某处便不可遏制的怒起,感觉上也没那么糟糕了。

    “小茉莉……白牡丹……身子那么软,脸蛋那么美,销魂……真个销魂”越是这么想,郭大人的状态便越是亢奋,趴在他身上正大力折腾的肥胖的妇人便越是母猪般的满足的嘶喊起来,往往这个时候,郭品超便想一脚将这个打断他美好回忆的肥猪给踹下床去,但是他不能,当然……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郭大人索性无视这贪得无厌想把自己榨干的妇人,眯着眼任由思绪飞扬天外,很多事都在他的脑海中浮沉: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富贵楼了,自打扬州城闹了灾荒,自打朝廷派来了那个叫苏锦的粮务专使到来之后,冯敬尧便很不开心,冯敬尧不开心,郭大人当然也不开心。

    小辫子攥在冯敬尧的手中,自己便等于套上了无形的绞索,不过郭大人有时候会产生一种错觉,他会庆幸自己套上了这个枷锁,否则自己这辈子又怎会遇到富贵楼那几个尤物,自己又怎么会拥有这些大宅子,这些用不完的财物?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透透口风,或是在有人状告冯敬尧的时候呵斥一顿他们,或者干脆一顿棒子打出去,亦或是将他们拿进大狱受一番苦楚;城里有人突然神秘失踪的时候,自己装模作样的派提刑司的人去查一查,大多数时候自然是查不到踪迹,无头命案了不起么?哪家州府没有无头命案?扬州府又怎能例外。

    甚至有时候郭大人会产生一种自豪感,能被冯敬尧看中拉拢,这是一种荣幸,很多小官吏哭着喊着要上贼船,可是人家冯敬尧连眼角也不待见;这就是价值!这就是对自己的认可!

    当然冯敬尧攥着自己的那张纸会随时害自己丢了官、砍了头;但郭通判看的很清楚,这是一把双刃剑,冯敬尧绝不会平白无故的拿出来,只要他敢拿出来,意味着他冯敬尧也就完蛋了,这本来就是一根绳子上拴两只蚱蜢的事儿,上贼船三年依旧安然无恙,这便是明证,而且自己也不是时时的看冯敬尧脸色行事,有些无关大局的小事,郭通判也会毫不留情的驳回去,这个度的掌握,郭通判自认为是炉火纯青;你攥着我的小辫子,其实便是等于我攥着你的鞭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烦心的便是那个苏锦,此人来了扬州搅得原本平静的扬州一片波涛汹涌,郭品超不止一次的跟冯敬尧提起,要将此人动用军粮的事情给捅上去,直接将此人弄死完事,可是冯敬尧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偏偏压着不让捅开,看得出来他想拉苏锦同上这条船。

    郭通判也承认,这小子值得拉拢,年纪轻轻便成了钦命的粮务专使,说的白一点,其实是钦差的身份,而且据说带了一千多杂牌子厢兵便将八公山土匪的老窝给掀了,很显然只要军粮的事情不公开,一场大富贵定会落在这小子的头上,这对冯敬尧自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手中控制的官儿越大,这帮人也就越安全,这是三岁小孩都能看的懂的事儿,对于自己而言,有这个小子跟自己拴在同一条绳子上,安全系数也大大的增加,所以便也没那么坚持了。

    只是事情的发展有些让人恐慌,苏锦终日和那老糊涂宋庠嘀嘀咕咕的不知在搞什么?摸不准这小子的脉搏,而且冯敬尧屡试不爽的富贵楼的美人计据说也告吹,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就连冯敬尧也松了口风,打算一了百了将苏锦动军粮的事儿给捅上去,直接要了他的命得了。

    身上的妇人压得郭大人有些喘不过气来,郭大人厌恶的看着这个张着嘴露出牙龈的满脸兴奋的妇人,这妇人越发的不成体统,最近办事老是喜欢骑在自己身上,仿佛不这样便不能显示她的威严一般,此刻她渐近高潮,通判大人也就不计较这些了,赶紧完事,睡上一觉到天明,明儿找机会去趟富贵楼,看看冯敬尧的心情如何,也许……也许可以再去销魂一番。

    “咚咚咚!”惊天动地的捶门声惊得郭大人一个哆嗦,直接便一泻千里。

    妇人张着嘴巴发出嘶哑的嚎叫,两个胖乎乎的巴掌轮番抽在郭大人的嘴巴子上,嘴里喃喃咒骂道:“老杀才!老娘……老娘还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啊……你个老杀才!”

    郭大人一把将她推开,难得的开口骂道:“闹什么闹?没听外边出事了么?”

    “能出什么事?啊?能出什么事?奴家不管,你休息一会,奴家还要来!”妇人尖叫道。

    “不成体统!”郭通判怒骂一声,侧耳听着外边的动静。

    “咚咚咚!框框框!”声音震天般的传来,这回连妇人也听得真真切切,惊恐的看着郭通判。

    “郭福!郭福!”郭品超一叠声的高叫着管家的名字。

    门外脚步急促,郭福惊慌的嗓音在外面响起:“老爷,老爷!”

    “外边怎么回事?谁在敲门?”

    “不是敲门?是有人在撞门啊,老爷!”

    “什么?谁这么大胆,还有王法没有,立刻召集家中护院去前门,不管是谁先统统给我拿了。”郭大人怒气冲天,也不管胯下淋淋漓漓的细沥,赶紧套上内衣内裤。

    “老爷!怕是拿不了,外边都是官兵,有好几百人呢,老爷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官兵?”郭品超寒毛都竖起来了,“谁家的官兵半夜三更的砸自己的府门,难道……难道……”

    郭品超飞快的穿好衣服,鞋子还没穿上,就听外边一阵惊慌的叫喊声:“老爷,可了不得了,府门被撞开了,官兵们冲进来了。”

    郭品超吓得一哆嗦,手软脚软的提上鞋子,拔脚便走,想了想折回身子将案上的官帽扣在脑袋上推门便出。

    门一开,外边的嘈杂声顿时塞满整个耳道,遥看外厅处红光冲天,夹杂着脚步杂沓,有人大声的吆喝着:“都不准动!呆在原地,我等乃是扬州厢军,谁要乱动,格杀勿论!”

    “这帮兔崽子翻了天了。”一听是扬州厢兵,郭品超的胆子顿时大壮,怎么说自己也是扬州上官,只要不是土匪和禁军,厢兵们算个鸟?

    郭品超大步往前行去,还未出内宅庭院,就听着‘哐当’一声,庭院二门被人一脚踹翻,手执火把全副武装的厢兵士兵蜂拥而至,顷刻间将内堂庭院站满。

    火光中一个矮矮墩墩的身影踩着倒塌的二门来到院中,远远拱手道:“郭通判,卑职潘江前来给大人问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