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_ 第九十二章 谁人不识愁滋味-笔趣阁

时间:2021-04-07 19: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大苹果小说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第九十二章 谁人不识愁滋味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三更到!

    ##

    苏锦春梦一觉,睡得昏天黑地,到了傍晚时分方才醒来;房间里空无一人,淡淡的檀香味弥漫在鼻端,抬眼看去,碧纱窗外树荫婆娑,阳光透过纱帘洒下斑斑点点的光点,虽依旧金黄闪耀,但似乎没那么刺眼了。

    苏锦惊觉自己原来睡在和丰楼中,一下子有些发懵,自己老是睡在别人家里,而且是个单身的女子的住所,这样下去怕是对别人声名有损。

    苏锦起身整理衣衫,外间的早已醒来的小穗儿听到动静赶忙推门进来道:“公子,你醒啦。”

    苏锦扶额诧异道:“怎地我又喝多了,没说什么过头话,没做错什么事吧。”

    小穗儿神色古怪的而看着他,半晌方扁着嘴鄙夷道:“公子爷就差搂着人家晏东家睡觉了,还问有没有做错事。”

    苏锦赶紧上前捂住她的嘴巴,惊慌四顾,斥道:“别乱说话,这可是在人家家里,传出去叫晏东家如何做人。”

    小穗儿一把推开他的手掌道:“公子爷做得,小婢便说不得?”

    苏锦拿她没办法,加上也确实不知道什么把柄在她手里攥着,连拉带拽的将小穗儿拉出后院雅厅,往外边走。

    小穗儿嘀咕道:“就这么走么?抱了人家一下午,连声招呼都不打?”

    苏锦哭笑不得,低声下气的道:“小姑奶奶,别乱说话了成么?咱们回家再说,你去找晏东家帮我道个别,就说醉酒叨扰不甚感激。”

    小穗儿道:“就知道是我去,酒劲上来了以酒遮脸,酒劲下去了便拿自家使女挡箭,哼。”

    苏锦忍不住了,板起脸道:“穗儿,你若是不去,我便自己去道别,哪来这么多的话?这也太没家教了,我好歹也是你家主人吧,咋就这么不留情面,醉酒之后我知道干了些什么?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说了半天了,以后出门这幅德行,可别说是我苏锦教你的。”

    小穗儿心里知道自己话太过了,公子爷是好脾气,但是急起来也是会板砖拍人的主儿,但一想到自己推门而入,看见苏锦搂着晏碧云脖子,脑袋拱在晏碧云怀里睡得口水瓢泼的情景,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人家晏碧云是女子,总不至于主动撩拨公子,定是自家公子以酒装醉去占便宜;这是有预谋的,否则干嘛明知自己酒量不行,还是一杯接一杯的灌自己,摆明是有后招的。

    “公子爷自己去好了,小婢可不能去,那晏东家被我撞见,怎肯见我?”小穗儿翻着白眼道。

    “撞见什么了?说清楚。”苏锦拉着小穗儿的小胳膊,踉里踉跄的把她拽到一丛芭蕉叶下小声问道。

    小穗儿扭手扭脚的不肯说,苏锦火了,一脚将一团土坷垃踢飞,怒道:“明儿你去老夫人那儿伺候吧,爷我没时间跟你置气,真是莫名其妙。”

    小穗儿心里一惊,刚要说话,就听芭蕉树那一端传来‘唉吆’一声,苏锦吓了一跳,赶忙探身去看,只见芭蕉树后小娴儿捂着脚脖子龇牙咧嘴痛的直皱眉。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身后小穗儿幸灾乐祸的来了句:“一报还一报,上回打破咱家公子额头,这下偷听被砸了脚踝,老天有眼,阿弥陀佛。”

    小娴儿的秘密被戳破,红着脸‘哼’了一声转身便走,苏锦忙道:“唉唉唉,帮我跟你家小姐道个别,就说一下午有劳她照顾,过两日我来拜谢。”

    小穗儿拉着苏锦的袖子道:“走啦……你以为她会帮你带信么?”

    苏锦无奈,只得收拾心情出门登上骡车回府而去,在车厢里软硬兼施,终于将下午的情形探听了个明白;心里当时就后悔了:蠢材啊蠢材,美人在旁居然睡得跟死猪一般,难怪醒来是鼻颈处有异香萦绕,还以为是檀香的味道。

    苏锦脑海中不禁勾勒出自己张着嘴巴钻在晏碧云的双丘之间,口水流的她全身都是的样子,简直悔之莫及,要是稍有神智,便是拼着被扇几个耳光也要在那相思豆上嘬上一口。

    她会扇我么?苏锦沉浸在意淫中无法自拔;她舍得么?

    ……

    庐州府衙后堂中,一帮商会东家闷着头被朱世庸骂了个狗血满脸,朱大人显然是气的要死,午饭也不吃,害得几位东家也陪着挨饿;瘦瘦的唐会长倒也罢了,刘副会长和黄副会长都是胖大腰圆食量颇巨的人物,早间折腾到现在,肚子里早就饿得咕咕直响,眼睛里也往外冒着金花,快撑不住了。

    朱世庸兀自骂个不休:“悲哀!何其悲哀!加起来几百岁的一帮人,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耍了,还要公开致歉,脸面丢尽了;这事指定要传到京里,下月我去吕相府中恭贺吕夫人生辰之时,必会因此事被骂的狗血淋头,气煞我也。”

    黄副会长睁着饿得发蓝的眼睛有气无力的道:“大人息怒啊,此事还是坏在那包拯手中,若不是他多管闲事,这次便将苏锦那小子拿下了。”

    “呸,你还有脸说。”朱世庸怒道:“漏洞那么明显,这是把脸伸到包拯面前让他打耳光,他能不打么?他是晏老贼的人,巴不得本官犯错好揪我小辫子呢。”

    “大人为何不据理力争将那包拯轰出去呢?这里可不是那包拯的地盘,岂能容他撒野?”刘会长道。

    “刘会长岁数不大倒是耳朵背的厉害,没听到那包拯身兼‘殿中丞’之职么?那可是皇上的耳目,我一个小小州官能够公然驱赶么?真是笑话。”朱世庸说话越来越尖酸刻薄,几位会长听的眉头大皱,心里堵得难受。

    黄副会长道:“大人息怒,现在发火也无济于事,总要想个招才是,这次那苏锦洋洋自得,日后岂不是要骑在我商会头上拉屎拉尿么?这事该怎么办,还需大人拿个主意。”

    “怎么办?凉拌!”朱世庸怒道:“你们商家之争难道要我知府出面帮你摆平他么?那我管的事也太多了,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办法去。”

    久未出言的唐纪元再也按捺不住了,咳嗽一声开口道:“朱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商会一直受知府大人庇佑,我等心存感激;但话说回来了,商会好了,大人您不也面子有光么?商会一倒,大人您难道就能安安心心的当您的官么?”

    两位副会长暗自解气,这些话也只有唐会长敢说,朱知府说话的语气似乎将自己置身事外,唐会长岂能容他脱身,这番话绵里藏针便是要刺他的神经,提醒他不要糊涂。

    朱世庸大怒,指着唐会长的鼻子道:“你……”

    唐会长丝毫不让盯着朱世庸的小眼,淡淡道:“我怎样?”

    朱世庸叹息一声,胳膊无力垂下,瘫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了。诚然,现在想撇清关系是不可能了,自己跟商会干了不少违法勾当,私收贿赂倒也罢了,暗中害了几条人命,还掉包了释放一伙山贼,这些罪责,那一条不够抄家砍头的;况且唐会长京城中有个大靠山是他得罪不得的,当初自己也是迫于这层关系才无可奈何的跟商会做了搭档。

    想当年自己风华正茂器宇轩昂的带着家眷来庐州赴任之时,也曾发誓要做个为民请命的好官,只不过宦海多波,身在官场中身不由已,不知不觉便成了这幅摸样,最初的梦想已经破碎成千万颗瓦砾,也回不去了。

    想到这里,朱世庸不禁再叹一声,居然热泪滚滚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